引言

本人,女,90后,在外地工作,有5年工作经历,年收入在十万以上。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单身,无房无车,工作压力巨大,老板经常会在休息时间提出免费加班的要求,微信、电话就和夏天的知了声一样不绝于耳。针对这一现状我既不敢和老板说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,也不敢毅然决然的背起书包,重返校园。所以,最后的结果就是,在面对老板的咄咄逼人、父母的喋喋不休、自己的潸潸泪下后,我愉快地妥协了。最后发现,忍耐和等待,就是最好的方法。在等待的过程中,我想以我自己的经历告诉那些在校的弟弟妹妹们,和同我处于一样境地的朋友们,我们不去救赎谁,只希望能够互相开解,互相支持,毕竟我们的容颜就是生活赋予我们的样子,我们要一直美(帅)下去。

第一话 今天你躺枪了吗?

事件:

放假前夕,老板Q去参加医院少数中层干部的会议,要求在行政上毫无职位的我去旁听并做好会议记录。进去后我默默地坐在角落,大Boss进出会议室期间发现了我,让我坐到会议桌旁。之后发生的事情,简直尴尬不已。老板Q在汇报工作的同时,我被办公室主任X客气地请出了会议室。在会议室外的走廊上,办公室主任X和蔼可亲地和我说,像这种级别的会议是大Boss列出参加人员,她来通知,通知到的这些人才有参加资格的,大Boss问她我为什么在这里。我说,是老板Q让我来的。然后我就默默离开了。事后发微信告知老板Q我被请出来了,老板Q批评我不够聪明,为什么要坐到会议桌旁。我说,是大Boss让我坐过去的。老板Q后来回复没有关系。

分析:

人物关系由小到大是:临床科室技术人员、在行政上毫无职位的我,办公室主任X,我的直接老板、X的上级老板Q,所有人的上级大Boss。就老板Q通知我来参加此类会议的行为,首先是个人越级行为,无疑触犯了大Boss和办公室主任X的权威。办公室主任X本身就担任会议的记录人员,老板Q让我在旁做记录的行为,事后要求我写的会议记录要比办公室主任X完整,基本就是要我和办公室主任X抢饭碗,考虑到之前办公室主任X在大Boss面前告过老板Q的状,基本可以两人水火不容。大Boss通知办公室主任X把我请出去这种行为,首先就是明确了办公室主任X的职责,维护了自己的权威。更直接的做法是大Boss直接在会议室叫我出去,更委婉的做法是会议结束大Boss私下提醒老板Q这种行为的不恰当。然而,由办公室主任X请我出去算是给足了办公室主任X的面子,也给了老板Q台阶下,只是苦了身为小喽啰的我,回家直接哭了一大包抽纸。有一点值得注意,大Boss让我坐到会议桌旁,又让办公室主任X请我出去,有两种可能:第一是他开始可能以为我是来做工作汇报的让我坐到会议桌旁,后来发现老板Q自己在汇报就不明白我的作用了所以请我出去;第二是原来我坐在角落,还没有引起别人注意,让我坐到会议桌旁再请我出去,对老板Q的警示效果更好。因为不清楚老板Q和大Boss的关系,只能客观分析第一种可能性的话影响不大,第二种可能性的话只能说姜还是老的辣。

我的立场:

记录下这件事情时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一周,现在回想还是会不自觉地尴尬。在职场上,多数都是渺小如尘埃的我们,老板的要求我们只能服从,即便觉得不合理,很少有人有勇气大声说出“我不“,并指出老板的不对。哪一个不是在一次次躺枪后,拖着千疮百孔的身体默默在没人的地方哭着擦拭伤口。或许你会说,你确实不够聪明,我就可以躲过这些枪。亲爱的,常在桥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躺枪不可怕,重要的是伤痛后的反思,比如同类事件中,知道自己的老板不对,可是自己的老板不是一个善于接受忠言逆耳的人,只有让她的老板指出她的错误才能避免你的再一次躺枪,这样对你也是一种救赎,躺一次枪总好过成为枪靶子。勇敢的你可能觉得这种方法过于心机,没有为自己的老板考虑,你的直言进谏也许可以帮老板避免一次错误,原谅懦弱的我没有魏征的勇气,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勇敢的说出”我不“,而不会成为老板的枪靶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