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这是我记忆中的第一件诡异事儿。

只能模糊记得是八几年的事,当时我家还住的是小平房,很小的一房一厅,爸妈住在客厅,因为比较大,我住在小房里,旁边就是厨房。有一天半夜我被一阵“嗒。。。嗒。。。嗒。。。”的声音给惊醒了,我便仔细地听这阵声音,感觉很象是用皮鞋在地面敲打节奏的声音,在深夜显得异常地清晰,当时我还感觉自己床边坐了个人似的,可睁开眼什么东西都没有,但那阵声音一直在持续。当时才几岁的我心里特别害怕,就叫醒我爸,我事情告诉了我爸。当时我爸进来我房间的时候还这有种声音,他说可能是水龙头没关好,就到厨房把水龙头紧了紧,之后一整夜都没听到这阵声音了。第二天半夜我又被同样的声音给惊醒了,情形跟前夜一模一样,我又把我爸叫起来了,同样,我爸又怀疑是水龙头没关好,把水龙头紧了紧,估计没事了,就又都睡下了。可刚睡下不到十分钟,这阵声音又响起来了,这下可把我吓坏了,因为水龙头刚紧过的啊,于是跑到客厅里要跟我爸妈睡。

老爸没办法,就让我跟我妈睡外面,他跑我房里去睡去了。我心里是越想越害怕,就跟我妈说,老妈也觉得挺担心的,就叫我爸来出睡。以我爸的性格,他肯定不会愿意出来三人挤一床的,但他居然出来了,老妈问他情况他还一声不吭,看了我妈一眼摇了摇头,我妈也没再问什么,就哄我睡觉了。现在想来,估计当时我爸也听到那种声音了,汗。。。

2、心灵感应事件

第一次是我外公死的时候。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我上初三下学期的第三次月考的前一晚,那段时间我外公病危,老妈一直都在外公家照顾他。那天晚上我正在复习,突然,脑子里就出来一阵“滴。。。滴。。。滴。。。滴~~~~~~~”的声音,就象是医院里的那个心脏测试仪的那种心跳停止时的声音。当时我毫无意识地抬腕看表,21:45,我还纳闷怎么突然有这种声音,但也没太留意。过了一会,家里电话响了,我爸接完电话后一脸凝重地告诉我五分钟前我外公去世了。我一听抬腕一看,21:50。。。附带一个,曾经有个算命先生给我外公算了一卦,算了三个日子,说这三个日子是我外公的劫难日,如果我外公能挺过三个日子,一定会长命百岁的。前两个日子正巧我外公都在医院抢救,救过来了,到临近第三个日子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我外公死活不肯到医院住院,于是把那些氧气瓶之类的医疗设备全搬回家了。正是第三个日子的那天下午,我外公突然精神大振,还要我妈他们给他擦干净身子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还喝了晚粥,还跟我妈他们聊天,说看见好些亲戚来找他玩(那些亲戚都已经去世了),那天晚上我外公就去世了,终究还是没逃过这第三天。第二次是我大舅妈去世的时候。她去世的那天傍晚我还跟我嫂子一起去医院看了她,在医院,一直陪着她的小姨告诉我说下午还好好的,之前还在骂人,这突然一下就昏迷了。在医院呆了一阵,我跟我嫂子先回家了。当里家里只有我俩,其他人都在医院里守着,因为是一起医疗事故,大家都在商量怎么处理。我俩躺在床上,怎么都睡不着,不知道为什么俩从心里都感觉特害怕,于是就开着灯聊天。突然,我有一阵很不好的预感,总感觉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个人,于是我告诉了我嫂子我的感觉,说:“嫂子,我舅妈肯定出事了。”

话还没说完,家里电话响了,把我俩吓了一跳,嫂子怎么都不肯接电话,没办法,谁叫我平时胆子大呢,就拿起来了电话。。。话筒里传来了我姨父的声音:“你舅妈两分钟前去世了。”。。。。。。

3、遇到高人

当时我上大四,因为拍艺术照认识了影楼的化妆师。认识她的第一天,突然就问我:“你是不是经常会突然一阵头痛,来得快去得也快?”我当时特别讶异,因为我从来没有跟她提过这回事,但这是事实,所以就点点头。她说:“这是因为你能感觉到那些异世界的东西。”她还告诉我说那是因为脑电波受到了干扰,只是有的人能感应到,有的人感应不到,有的人能看到,但有的人能感应到却看不到,我就属于最后一种。

她说她家里人都有这种能力,还跟我说了很多她经历过、看过的事,说得神乎其神。其实当时我并不怎么相信她说的话,直到那一天。。。那天她们影楼到我们学校摆桌子做宣传,中午闲着没事我就到她们的宣传桌那跟她聊天。

当时她们的宣传桌摆在学校新盖的公寓区里,因为那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。

正聊得起劲的时候,她突然抬头看着对面的一栋宿舍楼顶,问我说:“盖那栋宿舍楼的时候是不是死过人?”我一脸茫然,因为这片公寓区是刚落成不久的,我也不知道。她也没再接着往下说,我们又继续谈天说地。当时我正跟她说着我曾经做过的一个很怪的梦呢(有机会再告诉大家这个梦),突然,一阵剧烈的头痛向我袭来,同时我注意到她突然把头低下来,眼睛一直瞄向我的左后方。当时我也没吭声,也没有把疼痛的感觉通过表情表露出来,还跟没事人一样跟她继续说梦。过了一会,上课铃响了,开始有学生陆陆续续地经过我们身边往教学楼方向走去。正当五个男生说笑着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那阵头痛的感觉没有了,我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她的问题就砸过来了:“你现在头还痛吗?”我整个人都愣了,她怎么会知道我刚头痛过呢,因为我根本就没告诉她也没表现出来啊。

她接着说:“你没发现刚才我突然把头低下来了吗?那会他就站在你左后方,盯着你听你说梦。刚才有五个男生从这走过,他跟那五个男生一起走了。”当时我愣是出了一身冷汗,开始相信她跟我说过的好些神话般的经历。。。

4、生日异事

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,我们住的那栋宿舍楼是很老的房子了,经常有传言说有鬼,但我一次没见过,呵呵。先介绍一下我们宿舍吧,因为接下来的事情跟它有关。我们宿舍一进门正对着是一排书桌,书桌的尽头就是窗户了,整排书桌两边各有两组上下铺,铺位离书桌的走道很窄,没办法,房间太小了。进门的左手边有一块小空位,放了一张我们从教室偷来的桌子,用来放些乱七八糟的杂物,左边墙上挂了一面全身镜(女孩子注意形象嘛),镜子旁边就是左手边的铺位了。大家都知道,大学女生宿舍都喜欢挂帘子,所以如果不站在门口位置是看不到这片小空位的事物的。进门的右手边就是一个黑乎乎的衣柜,但被我们当书柜用了。就在我生日的那天早上,室友起床后都陆陆续续去洗漱了,宿舍就只剩下四个人了,英跟我一样站在书桌的右边走道,丹和娟在书桌的左边走道,也就是靠镜子的这边走道。当时我正站在窗边梳头,突然从挂镜子的那片小空间里传来琦琦的声音:“璇子,祝你生日快乐!”我边说谢谢,边拿起脸盆往外走。到门口时,我发现镜子前根本就没人,出了宿舍门,左右都看了看,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当时我也没在意,就去洗漱了,回到宿舍后大家都回来了,我就问琦琦之间是不是她站在镜子那祝我生日快乐,可琦琦说她一起床就去厕所了,根本还没来得急祝我生日快乐。跟我站同一方向的英说:“别逗了,我都听到了。”但站相反方向的丹和娟都说没听到谁祝我生日快乐。英吓得“啊。。。”地一声叫了出来。当时我就愣了,因为当时我出宿舍门时,走道里一个人都没有,而从我听到生日祝福到我走到宿舍门口的时间都不到五秒,而厕所在走道的尽头,至少要走15秒才能到达,而水房在左手边。

我去洗漱时除了两个室友,根本没有我认识的人,更不可能有人知道我当天生日了,而那两个室友早上一起床就已经祝福过了。。。。。。这一年,怪事一件接一件。。。

5、犯水

就是发生生日异事后的那一年里,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打翻水。第一次是早上,我把装满水的脸盆放在桌上,脸盆的四分之三都在桌上,只有四分之一是悬空的。

把脸盆放好后,我到床上拿东西,当时脸盆周围1米内都没有任何东西能碰撞到,可就在这种情况下,脸盆突然掉到地上,洒了一地的水,当时室友都呆了,没有一个人能解释这是为什么。第二次是晚上睡觉前,我用桶子装好水,坐在床边洗脚丫子,洗完后我把脚抬起来擦干,而桶子就在这种没有任何外界自然力量施加的情况下,桶子翻了,又洒了一地的水。第三次是中午,大概13:00左右,我洗完头以后,跟室友们一起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过了好长好长时间。

英说:“璇子,都那么长时间了,你头发怎么一点都没干啊?”我一看,说:“是啊,奇了怪了,还滴水呢。”我抬腕一看表,15:30分。。。我心里嘀咕着,跑回宿舍又拿毛巾擦了擦,回到院子里,刚准备坐下,英突然叫了一声,吓了我一跳,抬眼发现她用一种特别惊讶的眼神望着我,她颤抖着声音说:“璇子。。。你的头发。。。怎么突然一下干透了。。。”我一摸,心里也开始打鼓了,几分钟前还在滴水,这会就干透了。。。放暑假回家后,我把这些事跟我爸妈说了,搞得那年暑假我妈说什么都不准我去游泳,害我郁闷了一个夏天。6、笔仙不知道大家玩过笔仙没有,玩过的人没一个会否认它的邪门。那是上大一的时候,我们宿舍的人都报了自考,没办法,当时上的大专,想办法考个本科嘛。那时自考刚考完,大家闲着无聊,就玩两人两人一组玩起了笔仙。当时我跟英一组(怎么好象发生这些事的时候英都在啊)。好象玩笔仙的方法都不一样,我们玩的时候都是请的自己身边往生的。所以那天英请出了她身边一位往生的长辈。把笔仙请出来后,英就问他(她)这次自考的成绩(英这次只考了一门政治),笔仙的答案是67分。其实很多人玩过笔仙后都不会撞到什么邪事,所以也没什么人会放到心上,而我们也基本上报着这种心态了。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吧,我也记不太清了,反正那时可以电话查询自考成绩了。大家都守着电话边查分数。

英把准考证号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输完后,电话里开始报分数了,也不知道英是什么心态,同时跟着电话机报分数。分数报出来后,全宿舍的人都呆了,英更是哭了出来。。。因为电话里报的分数是67分。。。那一整天宿舍里的人都不怎么说话,一个个沉默得要死,搞得我安慰了英好长好长时间,她还跟我挤在一床上睡了差不多一个星期,郁闷!

7、24:00这件事发生在我上中专时。先介绍一下背景吧。我们学校以前是市里面的刑场,是枪毙人的地方。在被改造成刑场之前,这里是一座坟山。我们宿舍在学校足球场旁边,而这个足球场就是昔日的坟山正位。从我们宿舍窗户往外看,就是这个足球场,我的铺位是靠窗左边的上铺,我的对面(靠窗右边的上铺)是潇子,她的下铺是苗苗。潇子随身戴着一个护身符,因为她身体较虚,经常碰到些古怪的事情。三个主角出场了,现在开始讲故事了。我想大家在学校寄宿时都一样,在睡前都会要开卧谈会,而我们宿舍十个人是卧谈会的忠实粉丝。那天23:00熄灯后,我又开始给大家讲故事了(不好意思,我是我们宿舍卧谈会的主持+种子选手),不巧那晚的主题就是鬼故事,惊起尖叫声一片。过了半个多小时,卧谈会接近尾声了,宿舍开始安静下来,我正准备睡觉,无意中扫了一眼苗苗,这无意中一瞥把我给愣住了,因为我看到苗苗脸上惨白惨白的,一丝血色都没有。我正在惊讶呢,潇子突然趴到床边,俯视着苗苗,显然,她感觉到异样了。不识时务的潇子说:“苗苗,你的姐怎么惨白的啊,一点血色都没有!”苗苗一听,蹭的一下坐了起来,而就在那一霎那,我看到她的眼睛里一点红光闪过,同时,我也看到潇子身体打了个冷颤,我跟潇子对视了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“你可别吓我啊!”看来苗苗自己是没感觉到什么异样,紧张道。“苗苗,你那洗面奶效果真好,改天借我用用吧,把我也洗得跟你一样白。”我赶紧应对苗苗的恐慌,当时我打心里佩服自己的应变能力。“璇子,冲你这句话,从今以后这瓶洗面脸我跟你共享了。不过,有个条件,今晚我要跟你睡,我害怕!”话音才刚落,我还没来得及回应,她就已经爬到我床上来了,在我左手边躺下,汗!我跟潇子对视了一眼,摇了摇头,什么也没说。差不多快子夜了,宿舍其他的女孩都已经呼吸平稳了,估计都睡着了,而我们三个还没睡,苗苗缠着我给她讲笑话,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。

无赖,我又想方设法逗她轻松了。过了一会,我估计苗苗应该睡了,闭上眼睛正准备睡,突然听到右耳朵边上“嚓”的一声,我顿时睁开眼扭头一看,原来是闹钟到正点时的跳格,24:00整了。我吁了口气,重新闭上眼。眼睛还没完全闭合,我又突然睁开眼,一阵莫名的心悸向我袭来,心跳频率急速增长,在这寂静的夜里,几乎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声。我扭过头来望向苗苗,想确定一下她有没有同样的感觉,就是目光落在她脸上的那一瞬间,我惊呆了,她正瞪着那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冷冷地盯着我,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。我脑子嗡地一声,突然一下子不灵光了,一点对策都想不到。心跳再这样急速下去,明天早上估计我就心脏疲劳累死了,我闭上眼睛,心里开始咒骂:“TMD,老子就不信邪!”(这时候也顾不上淑女形象了)

心里正骂着,突然有一个什么东西轻轻地从空中落到我身上,我正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咒骂,我叭地一下睁开眼,嘎然止住了即将涌上心头的咒骂。

因为我猛然发现就在这个神秘物体掉到我身上的时候,那种心悸的感觉没有了,而就在我睁开眼重新面对苗苗的时候,这个臭丫头居然闭上了眼睡着了。我长长地呼了口气,没顾得上理身上的冷汗,伸出手往那神秘物体的落点处摸去。顿时我睁大了眼睛,我摸到了一个布质的小袋子,感觉有点粗糙,上面还挂着根绳子,我拿起来一看,心里一阵温暖,这不是别的,正是潇子时刻带在身边的护身符。我回过头来望向潇子,发现她正一脸紧张地看着我,我感动得泪都快出来了,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啊。我冲她笑了笑,说了声谢谢!第二天,我把具体的情况告诉了潇子,潇子坚持要我拿着她的护身符,为这事害我感动了个把月,但我最终还是把护身符还给了她,因为她身子比较弱嘛。

这件事我跟潇子一直守口如瓶,谁也没告诉,因为顾忌会对苗苗有风言风语。现在事隔这么多年了,应该没事了,而且我都用的化名,应该不会被发现才对,呵呵,阿弥陀佛!

8、房间经过这次事件,我才知道原来我家里就有高人,我大叔叔曾经上山跟神秘人士学过医术和驱鬼术(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术,反正跟驱鬼差不多,就叫驱鬼术吧)。那年暑假,我跟往年一样,天天窝在家里做乖孩子。那天晚上,我不知道为什么,居然不敢关灯,不敢闭眼。

没理由的害怕黑暗,总觉得一失去光线就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向我压来,压得我喘不过气。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,因为我素来都以胆大闻名。从那天晚上开始,整整一个星期,我天天晚上都是这样,每晚明明都已经闲得要死了,可就是不敢闭眼睡觉,灯开了又关,关了又开,一直要折腾到实在是撑不住了才晕睡过去。这事引起了我爸的注意,问我:“你这个星期怎么天天晚上睡觉不关灯啊,而且脸色不对,晚上没睡好吗?”我这才把这几晚的感受告诉了我爸。

当时我爸立马就拿起电话,叫我大叔叔当天到家里来。当时我还纳闷为什么要叫我叔过来。下午,我叔到家里后,进了我房间,一进我房间就皱了皱眉,把我房间通往阳台的门和窗都打开了(我的房间紧挨着阳台),并把阳台上的窗打开,然后把我和我爸都赶出了房间,把房门关上了。我和老爸傻傻地站在门外等着,突然听到我叔大喝一声,也不知道喝啥,因为我没听懂。。。过了一会,我叔开门走出来,只见他满脸疲惫,满头大汗,连衬衣都汗湿了,当时我觉得很诧异,因为家里开了空调啊,难不成我叔在我房里跳大神???无从考证。我思想正在天马神空,我叔跟我爸嘀咕了好一阵,然后对我说:“没事了,今晚开始你又可以安心睡大觉了。”当时我还不太相信。但到了晚上,神了,我又发挥了我那沾枕不出两分钟就能睡着的本事,而且睡得特香。从此以后,我特崇拜我叔,老缠着他教我几招,可他说什么都不教,哎!

9、黑衣婆婆这件事发生在我上中专三年级的时候。当时我们学校门前的大道在修路,所以我们外出都要沿着学校的围墙,在一个岔路口左转,经过一片田地到另外一条大路上。

而从岔路口右转过去会进入一个小村子,尽头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,因为我没去过,但我知道路上在一个敬老院,我们曾经到那去演出慰问过。那天我特倒霉,因为学校澡堂没热水,我就跟着惠到外面的公众澡堂里去洗澡,结果那天特背,我把钱包给丢了(关于这个钱包也挺诡异,一会再讲),连着新办的身份证、银行卡、现金全丢了,那会可伤心了,一路上都垂头丧气的。惠洗完澡后就到她一个朋友家去了,抛下了我一个伤心人独自回学校,那会已经差不多20:00多了,天已经黑了。一路上我都心事重重的,低着头穿过那片田地。到达岔路口的时候,我蹲下来系刚刚散掉的鞋带,回头看看身后有没有人,以免挡到人家的道,因为田间肯定是小道嘛。

身后一个人都没有,所以我自然地霸在了路中间。系鞋带的功夫,我习惯性地往另一条路上看了看,那整条路上黑乎乎的,连个鬼影也没有。系好鞋带后,沿着学校围墙往校门口进军。突然,我左眼余光发现左边有一个黑影了,我吓了一跳,赶紧扭头一看,一个从头到脚一身黑的婆婆在我左边跟我并列走着,她左手还拿着一个扫帚(就是那种用小竹条做的扫帚,家长们都喜欢用这种小竹条捆成一捆,教训不听话的小孩),一晃一晃的。我当时倒抽了口冷气,因为我之前看过两条路上都没有人啊(但又不敢肯定,因为路上黑,她老人家又穿得一身黑,在我情绪低落的情况下被我忽视掉还是有可能的),而且我仔细听了一下,她走路没有声音(这么矮小的老太太,穿的黑布鞋,走路没声音不知道正不正常)。她一路上都随着我的速度跟我走着,左手晃着扫帚,说:“小姑娘,这么晚了,你这是要去哪啊?”我没吭声,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。她同样也加快了速度跟上我的脚步,说:“你一个人在这走不怕吗?”妈呀,我本来还没那么怕,听她这么一说,我心里不怕都不行啊,当时我特担心她左手的扫帚突然扑过来。

于是我又加快了脚步,几乎都是小跑了。她还真不依不饶,也跟着小跑,反正是要跟上我的脚步。眼看就要到校门口了,她突然慢下来退到了我背后,我吓了一下,回头一看,只见她以讽刺的笑容看着我,往右边一条小道上走去,边走还边说:“急什么啊,怕我打你啊!”然后就笑了笑往前走了。当时我更吓得不行了,撒丫子就往校门口跑,其实她是不知道,我是把她当成鬼了。跑回宿舍后,因为害怕,加上丢钱包的事,我哇地一声哭了,把宿舍的人吓了一跳。我把事情告诉她们以后,之后的一个月,那帮人都不敢一个人在校外那条小道上夜行了。倒是我,第二天夜里照样一个人穿梭在那,别以为是我想,其实是我连夜赶着回家取钱,要不然接下来的日子就要喝西北风了。

10、钱包讲黑衣婆婆的时候提到丢钱包的事,这就顺便说说这个钱包吧。其实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钱包了,是一个帆布质地的三折包。那个钱包自从买回来以后,总是莫名其妙地不见,但又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在另外一个地方出现。那时我习惯把钱包放在屁股后的裤口袋里,一回宿舍都会拿出来放在枕头下面。那天回宿舍前,我在小店里买了瓶墨水,把钱包装回裤口袋里,还拍了拍。

回到宿舍后,我照常往裤口袋里拿钱包,却突然发现钱包不见了。当时我那个急啊,以为钱包丢了,就赶紧沿着从小店回来的路找了一圈都没找着。

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,坐在床边发呆。到了吃饭时间,朋友叫我去吃饭,我告诉她说我钱包丢了,得她请我吃才行,她瞪着我说:“你睁眼说瞎话呢,钱包不就在你桌上吗?”我一听,扭头一看,钱包好好地躺在我桌子上。。。诸如此类的事不止一次,连我室友都帮我找过好几次,有时候就差没把宿舍给翻过来了,但老是找不着,但不出一会,钱包不是在我桌上就是在我床上,郁闷。直到去公众澡堂洗澡的那一次,我把换下的衣物放在外面的存物柜里,因为这是普通的木质存物柜,又没有锁,所以我把钱包连着洗浴用品一起装在一个袋子里,拿进了澡堂。我都准备洗澡了,突然毫无意识地把钱包拿出来,走出澡堂到我放衣物的存物柜前,把钱包装进换下来的裤口袋,然后返回澡堂。等我洗完澡一清带进澡堂的袋子,居然没看到钱包,这下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。在黑衣婆婆里我提过,我是跟惠一起去的澡堂。当时她见我急得团团转就问我怎么回事,我说我钱包放在这个袋子里莫名其妙不见了。惠奇怪地看着我说:“你之前不是把钱包拿出去了吗?”我当时愣了,因为我根本一点拿钱包出去的印象都没有,说:“不可能啊,我没出去过啊!”“肯定拿出去了,我看见你出去的,我还叫你了呢,但你没理我。”惠肯定地说。我二话不说穿好衣服就往存物柜冲,打开柜子翻了个里朝天,哪还有钱包的影啊,估计是被人偷了。这一次,我这可爱又可恨的钱包再也没回来,带着我的证件、钱财一起消失了。。。